更多精彩

《庆兔兔日记》2776小猪吃饭

2019-10-14 20:36来源:原创投稿 作者:庆兔兔 阅读:223

2776-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日星期日多云7℃~1℃客厅早晨温度16℃ PM2.5-217

昨天晚上外婆最后一个睡觉,外婆来到书房,书房的门大开着,庆兔兔一个人在书房睡觉。

外婆过去把门关上,庆兔兔马上说:“外婆,不要关门。”

外婆说:“不关门怎么睡觉呀?”

庆兔兔说:“我要开着门睡觉。”

八点钟庆兔兔起来。

外婆说:“庆兔兔,你起来就要快一点穿衣服,你坐在那里,不受凉也要受凉的。”

庆兔兔在床上跑步。

外婆说:“早上起来动作快一点,起来先刷牙洗脸。”

庆兔兔从卫生间出来,庆兔兔趴在书桌上看起书来。

外婆在说:“庆兔兔,你一大早怎么就在看书了。”

庆兔兔说:“我想看书呀。”

外婆说:“你可以先写字呀,不是妈妈还要你每天抄一篇唐诗吗?”

姨妈叫庆兔兔吃饭。

姨妈说:“庆兔兔,外婆煮了汤圆。”

庆兔兔说:“我的唐诗还没有抄完。”

庆兔兔写字头还是抬不起来,每每要提醒庆兔兔把头抬起来。

一抹白色把远处的景色都收入囊中,眼前的一切也好像随时随地会被雾霾席卷。

九点钟姨妈把庆兔兔送回家,今天琴行组织学生在中建之星表演。

很快姨妈的电话响了,姨妈说:“我抱着小九,我没有拉住大毛,大毛跑脱了。”

外婆听完电话连忙去帮着找大毛。

姨妈抱着庆小兔在外边等着,外婆理解错了姨妈的意思,外婆出去走错了方向。

姨妈把庆小兔抱了回来,姨妈又转回去去找大毛。

庆小兔看见电视机开着的,庆小兔坐下来要看飞侠。

大毛被找了回来。

姨妈看见庆小兔在看电视。

姨妈说:“小九,你怎么又在看电视呀?去把电视关了。”

庆小兔没有去关电视机,姨妈过去把电视机关了。

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视机哭了起来,姨妈过去把庆小兔抱了起来。

姨妈说:“我们出去玩。”

外婆也有一点生气。

外婆说:“我以为要在江边找大毛,她说我一直没有来。爸爸妈妈两个人都在家,她为什么要把小九接过来,抱着小九怎么牵着大毛呀,这都是自找的。”

姨妈说:“妈妈发烧头晕在家里躺着,爸爸带庆兔兔去打架子鼓,架子鼓要下午一点半才开始,打完架子鼓还要去学跆拳道。”

庆小兔回来了,庆小兔回来就在找球。

姨妈说:“我们不踢球好不好,我们出去骑扭扭车。”

庆小兔放下球就去拖扭扭车。

庆小兔说:“拿快递了。”

姨妈说:“今天没有快递。”

庆小兔扭扭车也不要了,庆小兔把扫地机器人抱出来。

庆小兔说:“扫地了。”

扫地机器人并没有按庆小兔的想法扫地,庆小兔就推着扫地机器人走。

外婆说:“让机器人自己走,你这样压着,机器人会很疼的。”

庆小兔不再推着扫地机器人走,庆小兔站起来,庆小兔用脚推扫地机器人走。

庆小兔用手指着卧室说:“外公屋里。”

外婆说:“你把机器人抱到屋里去。”

扫地机器人开始扫地,庆小兔就在后边不断地要机器人往那边走。

庆小兔拿起一个小塑料棍,庆小兔拿着塑料棍在扫地机器人身上戳着。

庆小兔说:“病人,打针。”

外婆问:“谁是病人呀?”

庆小兔用手指着扫地机器人说:“机器人。”

扫地机器人下边露出一缕毛发,庆小兔把扫地机器人翻转过来。

扫地机器人的刷子上缠着一坨头发。

庆小兔马上跑到厨房,庆小兔用手指着剪刀说:“剪刀。”

外婆说:“你要剪刀干什么呀?”

庆小兔拿着剪刀,庆小兔一个手握住一边剪刀把柄,庆小兔在剪刷子上边的头发。

我把头发拽下来,庆小兔这才放下剪子。

庆小兔把我充电的手机拔下来,庆小兔把手机放在耳朵上。

庆小兔在喊:“哥哥。”

庆小兔拿着手机看了一眼说:“没有了。”

我这才发现庆小兔拨了电话。

我连忙把手机要过来,我给庆小兔一个没有卡的手机,庆小兔不愿意了,庆小兔哭了起来。

外婆问:“小九,你怎么哭了?”

我说:“他把我的手机电话拨了出去,我给他换一个手机,他就不愿意了。”

吃过午饭,我就先睡觉了,我刚刚进屋,庆小兔推开门。

庆小兔:“外公,出去玩。”

外婆把庆小兔带来出去。

我午睡起来。

我说:“庆小兔,睡觉吧。”

庆小兔说:“出去玩。”

外婆说:“小九,你喝不喝奶奶了。”

庆小兔拉着我就往外走,外婆只好一个人去睡觉。

庆小兔拿着一把铲子在花盆里铲土,这是一盆种君子兰的花盆,君子兰还很小只有两片叶子。

君子兰的盆吐非常松软,庆小兔把土铲起来,庆小兔把土运到远远的其他花盆里。

庆小兔拿着喷水壶在喷水,庆小兔拿着带喷嘴的矿泉水瓶在挤水。

庆小兔举起矿泉水瓶说:“没有了,灌水。”

我去给庆小兔往矿泉水瓶子里灌水,庆小兔高举两个手说:“大。”

庆小兔还是把多说成大。

庆小兔来到园子里,庆小兔径直走到隔壁的院子里,隔壁的院子比姨妈家这边大多了。

可能刚刚开始的时候信心满满,院子里还有一个大理石的圆桌和四个大理石圆凳,现在这些当年的理想埋没在了杂草从中。

和隔壁院子中间一排排放了十二个三层的花盆架子权当了院墙。

花架现在已经锈迹斑斑,空空荡荡的架子顶上放在几个盆景花盆。

今天这里成了庆小兔的游乐场,庆小兔爬上花盆架,庆小兔上了一层,庆小兔爬到第二层,庆小兔还想站在最高处。

我说:“庆小兔当心摔下来。”

庆小兔没有再往上爬,但是所有的十二个花盆架庆小兔都爬了一遍。

花盆架上是有一个托盘,托盘和花盆架一样长,托盘有二十厘米宽。

由于天长日久托盘上地堆积了许多小草树叶。

庆小兔把托盘里面的杂草树叶倒了,庆小兔把托盘一个个搬到一起,庆小兔把托盘一个个摞在在一起。

虽然庆小兔没有码放的整齐划一,但是庆小兔却把所有的托盘都堆砌在一起。

我说:“庆小兔,我们回家睡觉吧。”

庆小兔说:“不要。”

我说:“你要是不走,外公就自己回家了。”

庆小兔向着我挥挥手,庆小兔说:“拜拜。”

我往回走了几步停下来。

庆小兔从花盆架上下来,庆小兔走到我的跟前,庆小兔推了我一把,庆小兔又转身和我拜拜。

外婆在喊:“小九睡觉了。”

庆小兔以为姨妈回来了,庆小兔喊着姨妈回到家。

庆小兔看看姨妈没有回家,庆小兔又要出来玩。

我和外婆强行给庆小兔脱衣服,庆小兔拿着奶瓶躺了下来,牛奶喝完,庆小兔也闭上了眼睛。

十六点钟听到庆小兔在说:“洒水车。”

外婆说:“你是在睡觉,还是在听外边的汽车呀,你起来不起来。”

庆小兔不起来。

外婆说:“你不是要找姨妈吗,姨妈现在在家里呢?”

庆小兔还是没有起来,姨妈过来在逗庆小兔,庆小兔这才起来穿衣服。

外婆在看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,庆小兔也跟着看了一集,外婆的电视机刚刚结束,庆小兔说:“飞侠。”

英文版《超级飞侠》看了一集,姨妈把电视机关了,庆小兔不愿意了。

姨妈就给庆小兔念书《超人波波熊》。

姨妈说:“小九,你的指甲好脏哟,你看你的指甲里都是泥巴,你去把指甲刀拿来,姨妈给你把指甲剪一下。”

庆小兔马上跑到屋里把指甲刀拿来过来,庆小兔站在姨妈跟前,姨妈在给庆小兔剪指甲。

姨妈说:“你看,你的指甲里的是泥巴。”

庆小兔伸出手对着我说:“泥巴,脏。”

很快姨妈把庆小兔的两个手的指甲都剪完了,前些时候庆小兔还不愿意剪指甲,没有想到今天庆小兔剪指甲那么配合。

庆小兔拿着指甲剪放进电视柜抽屉里。

姨妈说:“小九,指甲剪是放在这里的吗?”

庆小兔没有把指甲剪拿出来。

姨妈说:“小九,你不拿,姨妈就自己拿了。”

庆小兔这才跑过来,庆小兔把指甲剪拿出来,庆小兔两个脚抬得高高的,庆小兔用极其夸张的姿势在往屋里走,庆小兔把指甲剪放回原处。

十八点钟庆兔兔才和爸爸妈妈一起回来,庆兔兔架子鼓表演刚刚结束,庆兔兔拿着一个红色布偶小猪回来。

庆小兔喜欢这只小猪,庆小兔拿着小猪坐在餐桌跟前,庆小兔要把小猪放在自己餐盒跟前。

庆小兔说:“小猪吃饭。”

爸爸说:“小九,你看小猪只有鼻子,小猪没有嘴,小猪不能吃饭。”

庆小兔还是拿着勺子要喂小猪,我拿了一个板凳放在庆小兔旁边。

我说:“我们让小猪坐在凳子上,要小猪看庆小兔吃饭好不好?”

庆小兔这才同意让小猪坐在自己旁边。

庆兔兔今天又没有回家睡觉。
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

最新发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