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精彩

回忆父亲

2019-11-25 23:37来源:原创投稿 作者: 阅读:239

回忆父亲

我喜欢在网上搜索,有关父亲的文章。关于父亲的佳作,我也拜读见识过很多。闲暇之际,用键盘借着文字在显示器上涂鸦着描述一下我的父亲。

一九八八年的某天,伴随着一声嗷嗷坠地,壮年小伙儿升级做了父亲——我的父亲。贫穷到极点的山村家庭,一贫如洗的家徒四壁。还在襁褓中的我,在家里既是长子也是长孙。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年代,添丁的喜悦过后接着实际的问题摆在了面前,我的右脚始终是蜷缩着的。

父亲最不愿意接受的真相,最终还是无奈的咬牙默认了,我是小儿麻痹症患者。这个事实犹如晴天霹雳,因为父亲见过很多起小二麻痹的先例,他们成年后都无法自理。父亲不愿意我以后重复那些小儿麻痹症患者后尘,可家里实在没条件为我治疗。旁人向我父亲建议,万般皆是命运,也许有哪个没有子女的家庭将我捡了回去,或许还会出钱为我治疗。这话是后来父亲责骂我的时候说出来的。我只是把它当做笑话来听。

多么催人泪下的一句话:“当初很多人建议我将你丢弃,是你爷爷把你抱了过去……”于这悲伤相辅相衬的是,我的纯真年代是爷爷奶奶给的。

我八岁那年,爷爷离我而去后,我和奶奶进了我父母的“家”,一墙之隔,从隔开到融入仅仅也就是爷爷的白喜过后的一夜之间。这变故我很难适应,

当父亲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,我好陌生,但同时就那一刻我才意识到,原来我在世上还有一种身份是儿子,另外有一个被我称呼为“爸爸”的人。我不知道父亲是什么,之前在我的世界里虽然不曾有过父亲,但是我照样过的很好。

我九岁那年的发高烧昏迷住院。在我逐渐醒来后,听邻床病友们议论才才知道,我昏迷的三天三夜里,是父亲一直用两条毛巾交替着沾水敷在我的额头上为我降温。那一刻我注视到平时注意形象的父亲,头发已是凌乱不堪,眼眶里布满了血丝,黝黑的面颊上满是疲倦和困意。父亲见我醒来后,紧绷着心终于放松了片刻,瘫坐在陪护病床上一声不响的睡着了。那一刻我的心简直即将融化了,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溢出了眼眶,我知道我父亲不是不爱我,只是他对我的那种爱是博大到是无法用语言来描绘的,不像母爱那般细腻。

但是这种爱,随着生活和时间的推移,不是那么的明显了。或许是父亲生活环境的缘故,在他的认识朋友当中都是出苦力的,没有多少有文化的。他们的想法很简单,也很实际,如要脱贫,唯有苦做。多劳多得多挣钱才能够改善生活改变现状。我毕业后,父亲迫不及待地地催促着我出去挣钱。 一家人的生活开支全都在父亲的肩上压着,他很渴望有人能够替他来分担一些。他的长子——我,无疑就是最好的人选。但是我却偏偏挣不到钱。面对着天天呆在家里残废的儿子,父亲开始恶言相向地以辱骂的方式宣泄着心中的不快。父亲说我不好好的,关键是我做事的速度是慢的出奇,没有哪家工厂愿意招。无奈之下的我为了避开“家暴”携着简单的行李“离家出走了。”

经过一番折腾后,无奈的还是回家了。经历一次流浪后的我,开始了逆来顺受。不愿意受命运的约束,我经常跑出去找事做。但是父亲不允许,我不解父亲毫无理由的责备。也许正如父亲常说的一句话,只有弱者才需要讲道理。面对父亲的性格突变,我无奈的再一次外出乞讨。在外面所感受到的风吹浪打,严寒酷暑,打电话和父亲分享、倾诉的时候,多么渴望从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声音。不行的话你就回来吧,外面的生活不好过。可父亲却一直是“铁石心肠”怎么也不讲那些话。

父亲留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一次促膝相谈。“我给不了你中了强大的背景,多么富有的后台,一切只能靠你自己,我也没法陪伴你的一生,一切也只能靠你自己打拼。在我有生之年,能够多补贴你一点,就会多补贴你一点。我带不走一分一毫,我也没有必要像自前那样地辛苦劳作。”我怎么也不会想到,这一段话是父亲留给我最后的印象。已经中年的父亲平时骑车,骑地那么的稳,在那个夜晚偏偏毫无征兆的暴雨倾盆。在泥泞不堪的羊肠小道夺走了我的父亲。父亲一身轻装什么也没有带走地,骑着摩托车走捷径先一步去的遥远的他乡。美丽的天国。

猜你喜欢
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

最新发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