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精彩

新疆时时彩网上投注

2019-12-09 22:46来源:原创投稿 作者: 阅读:108

2835-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日星期三多云转小雨24℃~9℃客厅早晨温度16℃ PM2.5-101

春雨贵如油,昨天夜里下了一夜的春雨,早上一切依旧,看不出哪里在下雨,只是地面上变得阴暗潮湿了一点,马路上几乎看不到一点积水。

雾霾已经悄悄地隐退,PM2.5已经落到一百以下,春雨可以给花草树木带来希望,春雨也可以把雾霾冲刷的干干净净。

妈妈在穿鞋,妈妈听见庆小兔在哼哼。

妈妈喊外婆,厨房里开着抽油烟机,外婆没有听见。我在另外一个屋里写日记,我一样没有注意到妈妈的喊声。

妈妈连续大声地喊外婆,妈妈的声音一阵又一阵。

我和我外婆同时来到屋里,庆小兔在喊着妈妈。

外婆说:“妈妈上班了。”

庆小兔说:“妈妈在家。”

听到门口关门的声音,庆小兔说:“妈妈上班了。”

外婆说:“你不是知道妈妈上班,哥哥上学吗。”

庆小兔说:“盖被子。”

外婆说:“你不是盖着被子吗?”

庆小兔还是喊着盖被子,外婆把庆小兔的被子往上拉一下,庆小兔还是在喊盖被子。

外婆说:“你的被子不是盖在身上吗?”

我说:“庆小兔是说身上盖的毛巾被没有盖好。”

庆小兔被子里面还盖着一床毛巾被。

庆小兔喝完奶,

外婆说:“我们起来吧。”

庆小兔不起来。

我说:“我们庆小兔是男子汉。”

外婆说:“我们起来看电视。”

庆小兔一翻身坐起来说:“看卡车。”

我说:“外公给你开电视。”

庆小兔说:“小九开。”

穿好衣服庆小兔自己把电视机打开,卡车动画片要收费,给庆小兔选了托马斯和他的朋友们。

庆小兔跑过来说:“外公,看完了。”

庆小兔还是看一集就会主动把电视机关了。

庆小兔拉开书桌的抽屉,庆小兔拿出几个电池说:“电池。”

庆小兔马上拿着电池来到他的游乐场,庆小兔把游戏桌翻转过来,游戏桌没有电池已经很长时间了。

庆小兔把电池塞进游戏桌下边的电池盒里。庆小兔站起来说:“少一个,不是,少两个。”

庆小兔到屋里又拿了两节电池出来。

早上还是白云铺地,现在已经无边的蓝天,太阳高高地挂在天上俯瞰大地。

庆小兔今天没有推车,庆小兔出门就坐上自己的座驾。

不到九点钟庆小兔就要出门,庆小兔骑上挖掘机,庆小兔说:“去江边。”

我说:“挖掘机出去不好走。”

庆小兔说:“好走。”

我说:“好吧,你就骑挖掘机走。”

庆小兔骑在挖掘机还没有出门,庆小兔站起来说:“好吧,骑扭扭车。”

刚刚的蓝天还溶进无数的白色,这一会蓝色变得更加纯粹,太阳的热度也高了起来。

可能我们今天出来有一点早,也可能这几天的阴冷让小朋友还没有出来,一路上没有看见一个小朋友。

路上爷爷奶奶却很多,奶奶们一个个花枝招展,爷爷们装备齐全英姿飒爽,现在人们的生活条件好了,好多爷爷奶奶看起来比五十岁还要年轻。

没有小朋友,庆小兔就自娱自乐,庆小兔扭扭车也不骑了,庆小兔拉着扭扭车在走。

庆小兔来到自来水厂泵站外边,庆小兔拉着扭扭车围着泵房一圈又一圈。

泵房旁边的停车场,一个大理石的挡车石紧挨着一个自制的水泥挡车石。

水泥挡车石有六十厘米高,水泥挡车石已经残破不堪。大理石的挡车石却是另外一副模样,比水泥挡车石还要高出一截,圆滚滚光溜溜格外显眼。

庆小兔爬到水泥挡车石上坐着,庆小兔两个手扶着大理石圆球,庆小兔要我把他扶着站起来,庆小兔站到圆球的顶上,庆小兔说:“最高。”

当庆小兔从上边滑下来,庆小兔再想上去的时候,庆小兔怎么也爬不上去了,庆小兔要我把他抱到挡车石上。

满树的粉红色的小花凋谢了,嫩嫩的紫色树叶露出了小芽,庆小兔要我把他抱起来,庆小兔晃动树枝,干枯的粉红色的花瓣纷纷扬扬地落下来,庆小兔说:“下雪了。”

庆小兔说:“回家。”

就在往回走的路上,三三两两的小朋友坐在童车里来到江边小路上。

庆小兔突然跑了起来,庆小兔喊着外婆,原来是外婆来了,庆小兔伸出两个手抱住外婆。

十点四十分就回来了。

回到家庆小兔就拿着泡泡水去阳光房,庆小兔现在吹泡泡只是一时兴趣,庆小兔拿着泡泡棒在泡泡水里蘸一下,庆小兔把泡泡棒放在嘴跟前一吹,马上就飞出无数的泡泡。

庆小兔就吹了三次,庆小兔把泡泡水递给我,庆小兔说:“外公吹。”

我吹泡泡,庆小兔就用手去接泡泡,飘落在地上的泡泡,庆小兔就用脚去踩。

大毛低着头在狗碗里吃狗粮,庆小兔挤到跟前,庆小兔用手指着地上散落的狗粮,庆小兔说:“大毛,这里。”

我说:“大毛在吃饭,你不要站在跟前,当心大毛咬你。”

庆小兔往后退一步说:“大毛,这里有。”

地上有一个专门给大毛买的球,这个球就像粗毛线编织的塑料球,滚动的时候,球还能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。

庆小兔把球在大毛眼前晃了一下,庆小兔把球扔了出去,小时候大毛看见球会奋不顾身地追过去,现在大毛对球有一点无动于衷。庆小兔用手指着塑料球的方向,庆小兔说:“大毛,球。”

大毛只是看着庆小兔,大毛并没有去追球。

庆小兔走过去拿起花球,庆小兔把球放在大毛的嘴跟前,大毛没有去咬球,大毛反而躲开塑料球。

庆小兔说:“大毛不吃。”

庆小兔拿着塑料球跟着大毛的嘴在移动着,大毛一点也不领情,庆小兔说:“大毛不要。”

庆小兔把塑料球扔了。

庆小兔挺着肚子去挤大毛,庆小兔用腿赶着大毛走,大毛把头扭过来用嘴去闻庆小兔的手。

我说:“庆小兔,你这样大毛会不高兴的。”

庆小兔转身俯下身体把大毛搂了起来,大毛挣扎着从庆小兔的两个手里摆脱出来。

庆小兔还高兴地说:“我抱了大毛。”

庆小兔把身子转过来,庆小兔对着大毛大声地叫了一声,大毛听到一声吼叫,大毛全身上下一抖,大毛马上跑进窝里躺了下来。

庆小兔说:“大毛吓一跳。”

庆小兔拿着辣的风干牛肉干的罐子,庆小兔说:“吃。”

外婆说:“这个牛肉干那么辣。”

庆小兔说:“看卡车。”

今天又给庆小兔找了一个《小卡车力奥》,这是一个不错的节目,可以告诉孩子各种各样的汽车的结构。

庆小兔说:“小九吃。”

外婆给庆小兔撕下一小缕,庆小兔刚刚放进嘴里,庆小兔就把嘴张开了,庆小兔是:“辣。”

外婆说:“小九要吃饭了。”

庆小兔马上就跑到餐厅里,庆小兔用勺子在餐盒里舀着大米饭,庆小兔一边往嘴里送着大米饭,庆小兔一边说:“真好吃。”

我不知道为什么庆小兔的食欲那么好,就是单纯的大米饭,庆小兔就会吃的津津有味。

我给庆小兔夹莴笋叶,我要把莴笋叶甩凉,我还没有送过来,庆小兔的餐盒里,庆小兔跟前已经没有东西了,庆小兔吃蔬菜一样食欲很好。

外婆说:“小九,还有鸡蛋羹呢。”

庆小兔说:“我要吃。”

外婆说:“还有一点烫。”

庆小兔的餐盒里已经吃的干干净净,庆小兔说:“吃好了。”

外婆说:“马上鸡蛋羹就凉了。”

庆小兔还是坚持下来,庆小兔来到客厅,庆小兔趴在电视柜上,庆小兔把手放在电视机的开关上,庆小兔问:“开电视。”

我说:“开电视吧。”

这时候外婆的鸡蛋羹才端出来,庆小兔一边看电视,外婆一边给庆小兔喂鸡蛋羹。

我午睡起来的时候客厅里铺上了瑜伽垫,庆小兔就穿着一件秋衣,庆小兔站在瑜伽垫上,庆小兔做出各种各样的古怪动作。

庆小兔趴在瑜伽垫上,庆小兔把脸紧贴在瑜伽垫上,庆小兔嘴里嘟嘟囔囔地说着什么。

我问:“庆小兔你在干什么呀?”

庆小兔说:“我在吃橘子。”

外婆说:“你知道刚刚小九给谁打电话了?”

我说:“是不是给妈妈打电话了?”

外婆说:“小九给蝴蝶打电话了。”

我有一点惊讶问:“给蝴蝶打电话?”

外婆说:“外边草丛里有几只蝴蝶,庆小兔把手放在耳朵上,小九说,蝴蝶,蝴蝶,你在哪里?”

我问:“庆小兔,你给蝴蝶打电话了?”

庆小兔伸出两个指头说:“两个花白蝴蝶。”

外婆说:“两只白蝴蝶。”

庆小兔说:“有花蝴蝶。”

外婆说:“是有一个有一点花的蝴蝶,小九跟着蝴蝶到处追。”

庆小兔煽动两个胳膊说:“蝴蝶飞呀飞,还有飞机。”

外婆说:“天上有飞机飞过。”

庆小兔说:“蝴蝶像飞机。”

外婆说:“我们睡觉吧?”

庆小兔说:“还要吃橘子。”

外婆说:“橘子不是吃完了吗?”

庆小兔趴在茶几上,庆小兔用手指着茶几上一个橘子说:“这不是橘子吗?”

外婆笑着说:“剥好的橘子不是吃完了吗?”

庆小兔说:“还要吃。”

橘子吃完了,庆小兔坐下来穿鞋,外婆说:“等一下,外婆抱你去屋里。”

外婆刚刚走进厨房,就听见咚咚咚地跑步声音。

外婆说:“小九穿着袜子进屋上床了。”

庆小兔上床就开始把袜子拽下来。

外婆给庆小兔端了尿,给庆小兔兜纸尿裤,庆小兔用手指着飘窗上说:“狗。”

飘窗上放在许多比较大的绒毛玩具,这是一个胖胖的哈巴狗,哈巴狗坐在那里就有四十厘米高。

外婆说:“我们把纸尿裤穿好了再给你拿。”

庆小兔挣扎着要去拿哈巴狗,我只好先给庆小兔把哈巴狗拿了过来。

庆小兔拿到哈巴狗,庆小兔两个手扒着哈巴狗,庆小兔对着哈巴狗的嘴就亲了一下。

庆小兔把被子掀开,庆小兔把哈巴狗放在枕头上,庆小兔用被子把哈巴狗盖上,庆小兔说:“小狗睡觉了。”

外婆拿着药膏在胳膊上抹,庆小兔说:“外婆受伤了。”

外婆疑惑地问:“受伤了。”

我说:“庆小兔是说你受伤了,只要庆小兔看见谁在抹药,庆小兔就会说受伤了。”

我把牛奶冲好了送过来。

庆小兔一个手拿着奶瓶,庆小兔一个手掀开被子,庆小兔说:“小狗去哪里了。”

哈巴狗从被窝里露了出来。

庆小兔说:“小狗还在这里。”

庆小兔把奶瓶对着哈巴狗的嘴边说:“喝奶。”

外婆说:“小狗不喝奶。”

庆小兔把小狗重新盖好被子,庆小兔端起奶瓶喝奶。

庆小兔把奶瓶举起来,庆小兔说:“烫。”

我说:“刚刚外公试过了,奶不烫。”

庆小兔说:“对凉水。”

既然天有一点热起来,多喝一点水也无大碍,我就往奶瓶里加了一些凉开水。

庆小兔把奶瓶举起来,庆小兔说:“喝完了。”

我拿起奶瓶一看,奶瓶里还剩下我多加的一点凉开水的量。

我说:“奶哪里喝完了,我们把奶喝完好不好。”

庆小兔马上伸出手把奶瓶推开。

我说:“你不把牛奶喝完,奶牛妈妈会很生气的,是哪一个小朋友把牛奶浪费了。”

庆小兔抱着哈巴狗,庆小兔嘴里打着呼噜,庆小兔说:“小狗睡觉了。”

外婆把哈巴狗放在庆小兔的外边,外婆说:“我们把小狗放到旁边好不好。”

庆小兔说:“不要,小狗要睡在中间。”

庆小兔把哈巴狗重新放在自己和外婆的中间。

庆小兔把一个手放在耳朵上,庆小兔说:“爸爸,爸爸。”

外婆听到连忙过来问:“小九,你是不是要屙巴巴了。”

我说:“庆小兔在给爸爸打电话。”

外婆说:“你让外婆吓一跳,你昨天就没有屙巴巴,你屙巴巴要喊哟。”

庆小兔说:“爸爸上班了,爸爸不见了。”

庆小兔两个手搂住哈巴狗睡觉,庆小兔嘴里哼哼着,就像我们哄他睡觉一样。

外婆说:“你不睡觉,外婆就先睡了。”

外婆睡觉了,庆小兔翻了一个身,庆小兔把背对着哈巴狗,庆小兔很快也睡着了。

星期三庆兔兔要打架子鼓,庆兔兔说:“今天不打架子鼓,今天还有一些作业。”

庆小兔醒了也不愿意起来,庆小兔说:“打电话,外婆的手机。”

庆小兔把手机按亮,庆小兔把手机放在哈巴狗的耳朵上,庆小兔的嘴里发出喂喂的声音,庆小兔说:“怎么不说话?”

庆小兔又把手机放在自己的耳朵上喊。

庆小兔说:“看卡车。”

庆小兔这才穿衣服起来。

在电视剧启动的过程里,外婆拿着识字卡片让庆小兔念,庆小兔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电视机屏幕,外婆念一张,庆小兔跟着念一个字,外婆说:“你要是不认字,我们就把电视机关了。”

庆小兔还是眼睛没有看识字卡片,庆小兔还是跟着外婆念。

外婆念道:“船。”

庆小兔说:“船,草船借箭。”

外婆惊奇地说:“小九,看见什么都会联想起来,真的不简单。”

庆小兔继续看《小卡车力奥》,《小卡车力奥》也是一个收费节目,只能免费看五集。

十七点四十分,庆兔兔去找外婆,庆兔兔这才想起来去打架子鼓。

外婆说:“打不打架子鼓,你自己决定。”

姨妈回来问:“小九,你去不去放大毛。”

庆小兔说:“看电视。”

姨妈说:“你不去,姨妈就带着大毛去江边了。”

庆小兔马上过来把电视机关了。

姨妈牵着大毛,庆小兔抱着姨妈的大腿,庆小兔说:“姨妈抱。”

姨妈说:“姨妈牵着大毛怎么抱呀?”

庆小兔抱着姨妈就是不松手。

姨妈说:“姨妈抱着小九,要是大毛要抱怎么办?”

庆小兔照样抱着姨妈不松手。

我说:“我牵着大毛走。”

姨妈把庆小兔抱了起来,我牵着大毛到江边,姨妈把庆小兔放下地,姨妈去溜大毛。

庆小兔走到堤岸边,庆小兔又在不断地喊姨妈抱。

我只好带着大毛回来,姨妈抱着庆小兔去接庆兔兔下课。

路口汽车修理铺里有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,这个小姑娘每一次看见庆小兔从门口过,小姑娘就会拿出各种各样的玩具在逗庆小兔,小姑娘呆在门面里,庆小兔想过去,我一般都挡住了。

今天小姑娘就呆在路上吹泡泡,是一种很大的泡泡,不过今天小姑娘玩泡泡并不是让庆小兔看的,小姑娘还一个胖胖的弟弟,胖弟弟可能还不到一岁。

小姑娘不断地拉出大泡泡,小姑娘又不断地说:“弟弟,你看泡泡。”

小姑娘的弟弟太小,小姑娘也有可能是说给庆小兔看的。

庆小兔牵着我的手,庆小兔看着一个一个大泡泡轻飘飘地飞起来,庆小兔往前去打泡泡,庆小兔始终没有松开手。

马路旁风相对大一点,马路旁的风也捉摸不定,庆小兔只是偶尔能够打到泡泡。

庆小兔看泡泡有一点不想走了,庆小兔跟着泡泡打起来。

姨妈怕影响小姑娘弟弟看泡泡,姨妈还是让庆小兔往回走。

姨妈说:“我们先去接哥哥回家,回家以后,我们小九再吹泡泡吧。”

庆小兔吃完饭,庆小兔把我喊到跟前,庆小兔悄悄地对我说:“看电视。”

我也轻轻地对庆小兔说:“妈妈在家。”

我用手比划着,我要庆小兔去找妈妈。

庆小兔犹豫一下,庆小兔来到妈妈跟前,庆小兔小声地对妈妈说:“妈妈,看电视。”

妈妈还没有反应过来,外婆接过来说:“不能看电视。”

庆小兔站在妈妈跟前,庆小兔嘴里叽叽咕咕,姨妈在外边喊:“小九,你要不要跟姨妈给花浇水呀。”

庆小兔拿着喷壶,庆小兔跟着姨妈一路浇水过来。

庆小兔说:“姨妈,屙巴巴了。”

我连忙把庆小兔抱了回来。

庆小兔说:“外婆,屙巴巴了。”

我给庆小兔洗屁股,外婆说:“伙计,毛巾没有挤干。”

庆小兔马上跟着说了一句:“伙计,毛巾没有挤干。”

庆兔兔的算珠计数器弄坏了。

妈妈说:“你怎么对自己的工具那么不爱护呀,你如果以后还是这样,你把工具弄坏了,你把用具弄丢了,就用你的零花钱买,如果你不接受教训,还是把工具弄坏了,你就去拾矿泉水瓶子卖钱去买去。”

妈妈把算珠计数器给庆小兔当玩具,我们看了一眼,只是个位的杆子断了。庆兔兔现在计算还没有超过百位,我们想把最后一排的算珠移到第一排来,只是少了一位,就是一千一万也用不了那么多位数。

妈妈说:“有什么弄的,我已经给庆兔兔又买了一个计数器。”
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

最新发布